翰默白

【德哈】木偶

●取名废
●人物属于罗琳
●沙雕文笔
●短小+ooc

我喜欢旅游。

攒的路费,轻装上阵,我一个人,却从不觉得孤单。

直到……

雪夜,小寺。

没来得及下山的我,决定在这对付一晚。

意外的是,在捡柴中,碰到另一个没有下山的人,背着一个半身大的木盒子,看样式,似是手艺人的装备。

年纪看起来不算大,神态却透露着一点疲倦。

异域人士,凌乱黑发,长相惊艳,额头碎发下有一个闪电型伤疤。让我愣住的是他的眼睛,祖母绿,宝石一般。

起初我以为是美瞳,经了解后,他腼腆地笑着说这是遗传了他的母亲。

生火取暖。话匣子也渐渐打开。

他说他这短短前半生历经波折,机缘巧合,学习了木偶戏,便决定以此度过后半生------演给自己,走遍世界,看遍风光。

说着起兴,他小心翼翼地从木盒子里拿出一个精致的木偶。

我注意到他脸上的疲倦消逝了,愉悦又带着一点骄傲的神态浮现出来。

那个木偶,是英国绅士装扮,合身的黑色西服配一双锃亮皮鞋,白皙过分的皮肤,服帖的淡金色头发,灰蓝色眼睛,神态骄矜。

他说他尝试过无数个木偶,这个是最满意的。

只听乐声起,却不见乐器。

我疑惑地看他,他看见了便神秘地说:“这是魔法。”

我不在意地一笑,以为他在开玩笑,暗藏机关什么的。

那个木偶随乐声变得生动起来,“景色迷住你了是吗,这么晚才记得把我放出来。”他开口把我吓了一跳,我只觉得背后一凉。

这……是什么妖术?

“并不是,你想多了,我一直在找可以休息的地方。”他笑着与木偶交谈,并对我抱歉一笑。

真是……魔法?

木偶似乎对我有敌意,对我说着一些我不懂但是绝对不是什么赞美的话。我又不是什么伶牙俐齿的人,试着回两句后,便只能由着他说,暗恨恨地咬牙切齿。

不过他与木偶之间的交谈也是充满火药味,并且奇怪的是,就算如此,他一点都不恼怒,还有些欣悦的感觉。

这种性格的木偶,和看起来温顺的他有些不搭,我便想会不会是以某个人为原型的,便这样问了。

他带着一丝怀念说,“是我爱的人。”

“那他人呢?”

“战争中牺牲了。”

“抱歉。”

他摇摇头,有些悲戚,“要不是他,我可能都活不到现在。”

木偶看着我更生气了,好像我做错了什么事。嗯…我哪里错了……

木偶转头别扭地拉起他的手,踮起脚跟摸摸他的头。

说实话,我一瞬间好像懂了什么……

夜漫漫,倚着柱子,渐起睡意。朦胧中,木偶好像吻了他的额头……

第二天,天蒙蒙亮时我醒了,吃惊地发现,木偶被他舒适地抱在怀里。

(很奇怪,本来我还怕这火半夜灭了,但是它一直到天明才有些沉寂下去。)

天明了。就此分别。

就这样,我产生了一点想法:

以后要找个伴了,一个人真是太TM孤单了。。。

对了,他告诉我的名字是Harry Molfoy 。

●脑洞来自《牵丝戏》歌曲中的故事
●“暖矣”给他们,“孤矣”给我
●大言不惭地说一句,我觉得这是HE
●第一次写,应该不会有更新了

评论(1)

热度(8)